读席慕容的晓镜br从诗经一路走来

文章来源:荣成文学网  |  2020-02-07

——读席慕容的《晓镜》
从《诗经》一路走来,经过《楚辞》的发展与完善,再到唐诗宋词元曲的登峰造极,明清诗歌依旧兴盛不衰。在中国文坛上,诗歌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种文体的成熟与文学的成就,更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象征。独领风骚数千年,到了新文化运动,这种局面才被打破。多种文学样式并存使得诗歌由高峰开始下坡。到如今,诗歌已经越来越边缘化。穷困潦倒依旧不改诗人梦想的文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
而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女诗人席慕容的诗歌却在诗歌慢慢边缘化的背景下迅速走红,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据说,那时的青年是以背诵英语单词与背诵席慕容的诗歌为时尚,席慕容被称为“诗中的琼瑶”。
《晓镜》,没有故弄玄虚的深奥与朦胧,没有刻意追求的深刻与晦涩,在不经意间创造了一种古典的韵致。晓白如平日的对话却是直抵灵魂的生命追问。这样的诗歌语言,可以玩味,可以诵读,可以品赏。诗歌的秘密就在于内蕴的多义。诗歌的魅力就在于语言的凝练。
我以为,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
那样深,那样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为什么要藏着你?为什么不能大胆的说出来,为什么要如此神秘。是因为你是我过去时光的一个梦吗?是我独自享受的一个自由的天空,我不愿意与人分享这样美妙的感觉还是害怕被人嗤笑我的痴心妄想。是我的梦想太虚幻我的情感太浪漫还是我的理想太离谱?是因为这样的梦想,今日回想起来会刺痛灵魂还是会引起无限遐思引人不断回望?
我为什么要将你藏入心底深处?心底深处的一切愿望与希翼应该弥足珍贵,即使这样的梦想早已经是过眼云烟,早已经被岁月磨去了光环。但是,我们曾经用青春甚至用生命用一生的承诺追寻过守望过的日子,怎么可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呢?昔日残酷的现实与阴冷的感觉历经时间的洗礼也开始变得温暖如春了。
我以为,
只要绝口不提
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
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
随着年华老去,我以为,生命中曾经存在的你已经开始淡出我的生活,淡出我的视野,淡出我心灵的空间。我以为,只要我什么也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那些曾经轰轰烈烈的梦想。日子慢慢过去,你的身影开始模糊,你在我生命中的位置开始退出,那一份孜孜以求的梦想,那一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那一个海誓山盟的承诺,都会散入红尘。而成为一个无人关心不被提及的微不足道的古老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
仍然太长,而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
我的悲伤。”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那些日子从来就不存在。那些梦想只是一个虚空的存在。可是,你总是在我心静如水的时候,不经意的重现着那些陈年的往事,回荡着那些早已随风而逝的誓言。你说,我是一个多变的人。是的,我的誓言一文不值,谎言总是比真话更动听更具魅力。你相信了我的誓言,这就是悲剧的开始。这是你的悲剧更是我的悲剧。轻易说出的话总是那么不可靠。
我只是一个喜欢造梦的人,喜欢梦中独自悲伤,梦醒顾影自怜。
徒叹人生多无奈,但看晓镜白发生。人总是在老了时候开始回忆往事,年少之时挥霍生命。这就是人生的悲剧与宿命。
充满书卷气息的语言总是格外的迷人。舒缓的节奏,隽永的语言,散淡的情调,理性的思考,淡淡的乡愁,古典的风韵。这一些,是阅读席慕容诗歌的总体感觉。真正的艺术之美总是会有众多的追寻者。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余光中《寻李白》欣赏
余光中,自从21岁远离大陆的那一刻起,对故土的深深眷恋化为了对古典文化的深深依恋,在他眼中,“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在他血脉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上游是汨罗江”,在他心中,“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
余光中,一个在欧风美雨中坚守着汉唐魂魄的游子,一个始终徘徊在学院之中深具儒雅之风的学者,一个在传统文化的儒染下学贯中西的回头浪子。
那个“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诗情勃发的李白,那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洒脱不羁的李白,那个“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豪气纵横的李白,在余光中的笔下,化为了永远无法解答的谜语,化作了飞入仙境的谪仙。历经千年,两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在此相会,相互唱和。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杜甫真正是李白知己。从此,有谁能够明白李白内心真正的苦闷与失望。后人只是看到了高力士手中的那一双靴子,看到了那个“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孤高自傲的李白,却看不到当年李白走入长安城时真正的雄心与壮怀。唐明皇要的只是一个御用的文人,李白那高傲的秉性又如何混迹与明争暗斗的官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喜悦之情迅速瓦解。仕途经济的社会,仅仅作为诗人的李白无疑是失败的。高唱“天生我材必有用”时内心定是痛苦而孤独的。
就只一首《蜀道难》,就让诗鬼贺知章,这位比李白年长四十的朝中大臣赞叹不已,惊为天人,称之谪仙。李白声名鹊起,由布衣直入卿相。现实平生抱负。一步登天,令李白的傲气更胜。“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余光中真是李白知己,将李白那谪仙诗人的气质宣泄的淋漓尽致。长安城中,作为御用文人的李白又如何能实现他真正的抱负,仅仅供帝王妃子取乐怎么会是李白的愿望与追求。他在酒杯中感受到了自己纷飞的思绪与率性的秉性。“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这才是真实的李白,才是具有浪漫气质的李白,才是能够将唐诗推向高峰的李白。这,才是令余光中如痴如醉的李白。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李白是不会用哀怨的笔调吟唱苦难的世道。只有悲苦的杜甫才会如此歌吟。“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没有李白,盛唐的诗歌将是黯然失色的,没有李白,如何懂得“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潇洒,如何懂得“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的奔放,如何懂得“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境界。李白,是将自己的苦痛化为了飞扬的诗情,洞庭烟波、赤壁风云、蜀道猿啼、浩荡江河,才真正化为诗歌千古不不朽的吟唱。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杜甫真是谪仙知音,“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倜傥潇洒,丰神俊逸的李白,被贬夜郎,如何令诗人难堪?李白流放夜郎,咏及夜郎山水诗作 0余首,开千载骚风,夜郎诗词从此启蒙开化。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诗魂所在即是故乡,酒神所在即是故里。谪仙为自己选择了最佳去处。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李白思想中,儒释道三家思想杂陈,特别晚年,更是志在求仙,迹同隐游。“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愿为道教信徒。虽然是“心爱名山游,身随名山远”,但是“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仙路无门。于是,“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接你回传说里去”纵身一跃,入水中捉月,化为一缕诗魂。采石矶上,从此留下了如许佳话,引发人文多少思绪,引领后人无数感叹。演绎民间几多传说?
余光中曾云:“怀古咏史,原是中国古典诗的一大主题。在这类诗中,整个民族的记忆,等于是在对镜自鉴,这样子的历史感,是现代诗人重认传统的途径之一。”《寻李白》,就是这样的怀古诗。也更是一次心灵的和鸣,一次精神的交游,一次才情的碰撞。余光中,在对李白的追寻中,完成了一次思想的洗礼。在对李白的膜拜中,完成了一次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在对李白的解读中,完成了一次思想的飞跃。在这里,余光中,这位才情横溢的诗人,用最为传统的笔法,最为深情的述说,最为精彩的词语,对这位诗仙最精彩的人生阶段进行了最精辟的阐述。将李白一生中最值得后人称道的地方自然的化为了诗歌的语言。令吾辈感叹唏嘘不已。

【身世如秋雨般凄凉,内心却落日般悲壮】
——由《命运》走近食指心灵世界
对食指诗歌的喜爱与激赏,不仅因为他被称为中国当代新诗第一人,也不仅因为他被称为朦胧诗的第一人。更重要的是他在精神病院中仍然对诗歌孜孜以求,是他得到了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奖项人民文学诗歌奖时他依然一人孤独的蛰居在福利院中。他身世的悲凉与他诗歌的热情很好的统一在一起,让每一个接近他的人感动。在这个喧哗的时代,有着一切可以成名成家基础的食指,却是固守清贫,过着一种苦行僧式的生活而无怨无悔。在那间福利院简陋寒碜潮湿的小屋中,诗人依然用热血与灵魂演绎着诗歌的纯粹。
那个在九岁就能写诗的食指是如何的热爱着诗歌,那个在二十岁掀起传抄热风的诗人是如何的用灵魂抒写生命的伟大,赞美信念的执着,昭示历史的轮回。那个在19岁就深知命运坎坷艰难的诗人是如何的吸引着读者的目光。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保持冷静的思索的年轻诗人该是有着怎样的思维?
“好的声望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坏的名声是永远挣不脱的枷锁”,“好的声望”只是一种虚拟的存在,犹如一张永远找不开的钞票,并不能给生活带来什么实在的意义。而“坏的名声”是永难挣脱的枷锁,将陪伴你的一生。生活中,我们无法简单的选择好与坏,于是,许多人选择随波逐流。选择用中庸的思想来安身立命。我不能明白19岁的诗人何以有如此洞彻的思维能力。“我情愿在单调的海洋上终生漂泊”,不断上下求索,年轻的诗人不想人云亦云。很难理解,1967年,一个特殊的年份,那个19岁的少年是如何用一双慧眼看清世事,看懂人生的。或许,善于思考的灵魂最终总是要走向某个极端,食指的最终精神分裂应该源于此吧。
“只希望敲到朋友的门前,能得到一点菲薄的施舍”,善于思考的诗人是绝不会选择随波逐流的,他情愿流落街头无处安身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尊严和使命,即使形同乞丐也无怨无悔,能够有志同道合者的微薄的支持,就已经是心满意足的安慰。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我们似乎只有在同样具有诗人气质的孔子那里找到这种精神的轨迹。
可以这样说,食指似乎是一个预言家,他预知着自己飘泊而苦难的一生。如同一片飘零的落叶,四处流浪。他的灵魂似乎找不到归宿,只有用诗歌的语言才能暂时安放自己四处飘零的灵魂。他预知着自己的未来就如同抽不出锋芒的青稞,始终无法享受那成功与丰收的喜悦。但是,即使如此,他也绝不会降格以求,即使前路充满荆棘,即使路途荒芜,即使要用热血来祭奠理想与信念,即使用死亡来面对喧闹的世事,他依然选择追求不灭的崇高而伟大的精神。
可以这样说,食指似乎是一个先觉者,他能在所有人处于迷茫的时候看透命运本质,命运犹如奔腾而喧闹的河流,在与命运的抗争中燃烧生命,燃烧 ,燃烧青春岁月,在命运的激流中挣扎,即使匍匐在地,精神却永不沉默。在多难的命运中,诗人昂起了高傲的头颅。真正高贵的灵魂在任何一个时代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也可以这样说,食指是那个时代的殉道者,其实又何尝不是今天这个时代的精神领袖。他的安贫乐道的思想对于今天的那些默默从事着纯粹的艺术追求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的抚慰与心灵的皈依。
他生活在我们中间,却选择远离人们的视线。在当今社会,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存状态。仅仅是因为他曾经的精神分裂还是他特立独行的性格使然。不管怎样,食指的选择,为我们保留了一块精神的高地,可以让那些喜欢诗歌的人心中永远保有一份圣洁的祈盼。

共 45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三篇读书笔记,其实是三篇赏析,分别品鉴的是席慕容的《晓镜》、余光中《寻李白》和食指的《命运》。【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作者用李商隐的这两句作为《晓镜》的注脚再确切不过。《晓镜》像席慕容其它的诗一样,不事雕琢,却古韵悠然;晓畅如话,却充满人生哲理。【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作者认为,《寻李白》是余光中“在对李白的追寻中,完成了一次思想的洗礼;在对李白的膜拜中,完成了一次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在对李白的解读中,完成了一次思想的飞跃”,这可谓入木三分的解读。【身世如秋雨般凄凉,内心却落日般悲壮】食指是天才诗人,身世飘零孤苦,灵魂高贵而纯洁。他是时代的殉道者,也是后人精神的高标。作者由《命运》这首诗切入,深入到食指的心灵世界,感叹他的诗才和命运,高度赞扬了他的独立特性的性格和崇高的精神。这组赏析,感情充沛,语言优美,剖析深刻,十分精彩!倾情推荐!问好作者!祝新春快乐!【编辑:燕剪春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20904】
1 楼 文友: 201 -02-08 2 :09:14 薇子的文章不仅语言优美,还富有深刻的思想内涵!欣赏之至!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 201 -02-09 08:17:0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雅安白癜风医院地址
南充治疗牛皮癣费用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友情链接